:::

勇敢的天使

文/外科病房護理師 千千

  踏入護理臨床工作不到一年,就得知跟我親如母女的阿姨罹患「胰臟癌」,而且已經是末期。對我簡直是晴天霹靂!

  身為護理人員,知道疾病進展會如何;也知道該用什麼角度,去陪伴病人一同面對;當有需要時,就協助找尋方法解決。但另一方面擔任「家人」的我,不只要一同面對,還需要一份耐心和愛心,讓阿姨知道她並不是孤軍奮戰,而是有愛她的家人陪伴一同面對,在極需要陪伴與協助時,家人不管在何時何地都會出現。

  陪伴阿姨面對疾病的我,就算是大夜下班已疲憊不堪,還是帶著笑容去陪伴她,儘管一天只有一、兩個小時的時間,卻是最能滿足她身心靈的時候。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,那時阿姨還沒住院,下班時看到一通阿姨的未接來電,我馬上回撥,電話講了快兩分鐘,我卻只記得她哽咽地說:「我的腳沒力,不能走路了。」我心急的馬上騎車衝回家,跟家人一同帶她來醫院,陪伴她辦好住院手續。雖然她總是一臉很勇敢的表情,但我知道她很害怕,她需要我,我不能離開。

  阿姨住院期間做了很多治療與檢查,也承受很多副作用,像是臉變腫了、美麗的長髮也掉了,甚至因為頭部做放射治療的關係,變得像小朋友,誰也不理。我真的很害怕她就這樣把我給忘了,還好副作用過一陣子就消失。後來病情不斷惡化下去,醫師也召開了家庭會議,告訴家人要有心理準備。其實身為護理人員的我,知道病情是無法逆轉,看著家人求著醫師給阿姨機會,心裡滿是不捨。雖然我也不願面對這事實,但因為職業的關係,也只能強忍內心的悲痛跟家人解釋,好讓他們接受,直到簽下DNR(不施行心肺復甦術)的那一刻。

  現在阿姨出院了,解脫了,也回到那個屬於她的美麗世界。臨走的那天,我剛好在上班,阿姨的病房護理師打了三、四通電話,告知阿姨的狀況很危急。不過我很為難,因為正在上班,病人需要我,不能丟下,必須堅守崗位。我只能焦慮的、急急忙忙的趕緊把事情做完,好趕上見阿姨的最後一面。當我忙完,阿姨的生命徵象也監測不到了,唯靠著呼吸器的血氧。但我知道她的聽力還存在,握著她的手,不斷在她耳邊談話,只希望她好好地走。

  經過這件事之後,覺得護理師很偉大。照顧病人是本職,當家人需要自己的時候,卻沒辦法在身邊,心裡總會有一種後悔的念頭。後悔為什麼這個職業不能奮不顧身地奔向家人,卻還要堅守崗位的照顧病人;同時又想到,我能成為護理師,其中也是因為阿姨一直鼓舞著我走向護理這條路。再說如果這世界沒有護理師,生病的人也不會有人照顧,所以我會抱著這份愛心與勇氣持續的走護理之路,直到年老的那一天。

  最後我想說的是,人生無常,要珍惜眼前所擁有的一切,不論與家人之間有多麼的不愉快,仍要常常把愛說出口,才不會遺憾終身,也才符合真正家人的意義。

東基公益雙月刊145期(20216月)